•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畢業論文 > 本科畢業論文 > 法學畢業論文

    法哲學視野下環境法學的嬗變與前景

    時間:2020-06-06 來源:法制博覽 本文字數:6282字
    作者:李姝影 單位:重慶大學

      摘    要: 環境法哲學是環境法學與哲學領域的交叉界,環境倫理是該哲學研究的首要問題,日前,在非人類中心論環境倫理的指引下,環境法律的思維范式、關系理論、關系主客體以及關系內容皆遵循著一定的規律進行變革創新,環境法哲學不僅為人類與自然的良性互動關系奠定了一個基礎性框架,其自身的理性探尋還將繼續引領環境法治的研究前進。

      關鍵詞: 環境法學; 哲學; 環境倫理; 主客關系; 權利義務;

      環境法作為現當代人類與自然矛盾緩和的專門方案,肩負著第一性的歷史責任,全面貫徹落實該法對于推動建設創新型、智慧型的世界圖景具有著重要意義。然而,在生態文明建設的歷史進程中,環境哲學不僅是環境法學的指明燈,更是其深刻的思想靈魂,但環境制度已經制定并實施的今天,環境法哲學是否已經喪失價值,它的時代激情是否已經褪去,當然沒有。

      一、環境法哲學的邏輯起點:環境倫理

      隨著社會不斷進步,倫理的對象外延從人類拓展至自然界,作為環境哲學所必須認識的第一性問題,環境倫理調整的是人與自然之間的倫理聯系以及受人與自然關系影響的人與人之間的倫理聯系。恩格斯早在百年之前就為人類敲響警鐘:“我們不要過分陶醉于人類對自然界的勝利,每一次勝利,起初確實取得了我們預期的結果,但是往后和再往后卻發生完全不同的、出乎預料的影響,常常把最初的結果又消除了。”[1]歷史上主要有兩種環境倫理主義影響較大,即“人類中心學說”和“非人類中心學說”。前者認為人類當然就是自然界的所有者,自然界的價值須要通過人類的需要體現出來,這番論調忽視了自然環境系統對人類生存發展的長遠價值;“非人類中心說”于上世紀二十年代在法國施韋澤的《文明的哲學:文明與倫理》一書中首先提出,他認為自然界所有生命體都擁有生存意識,人類理當像敬畏自己的生命那樣敬畏所有的生命,目前也有學者批判這樣的觀點過于激進而讓人難以接受。[2]
     

    法哲學視野下環境法學的嬗變與前景
     

      當代環境倫理通過對自然價值的正確解讀,體現著鮮明的時代價值。第一,當代環境倫理觀念與科學發展觀中的可持續發展也具有價值向度上的一致性,科學發展要求下的可持續發展觀不認同經濟發展是一個孤立、靜止又片面的過程,主張單純的經濟、社會與生態三者的關系是動態平衡的,從這個維度上理解,新時代的科學發展觀就是環境倫理價值規范與中國特色實踐相互契合的科學闡釋。再者,當代環境倫理的核心要素與建設資源節約型、環境友好型社會的目標相互貫通。黨的十六屆五中全會明確提出了“資源節約型、環境友好型社會”的相關概念,要求“全社會形成有利于環境的生產方式、生活方式和消費方式,建立人與自然的良性互動”,[3]統籌人與自然的協調共存是環境倫理觀念與兩型社會在目標價值上的交錯點,而兩型社會概念的提出亦是環境倫理在新時代實踐中的真實投影。最后,當代環境倫理融入了新時期的生態文明建設浪潮,在十九大會議上,堅持節約資源和保護環境已經成為我國的一項基本國策,要求全社會樹立與踐行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生態理念,“像對待生命一樣對待生態環境”的報告要求肯定了人對本體之外的其他生命系統負有倫理責任,人類將會成為自然界的權利發言人。

      二、法哲學視野下環境法學的嬗變路徑

      (一)環境法律的思維范式:從主客兩分到主客一體

      人類原本是自然之子,而資源則是人類生存發展之本,環境是人類的棲身之所,人與自然資源環境原本是融為一體的。[4]然而,這樣的理想狀態伴隨著蒸汽機車的轟鳴,化作一灘泡影,科技賦予了人類強大的征服力量以及改造力量,人類就這樣以奪魁者的姿態躍居為自然系統高高在上的本主。追溯同一時期的哲學理論根基——主客二分思想,毋庸置疑,它對工業革命科技發展具有歷史性的進步意義,但后期主客的過分對立導致主在客上、有主無客等一系列片面強調人主觀能動性的唯心主義,從這一時期哲學界代表人物的代表觀點便可洞察一二,譬如笛卡爾的“我思故我在”、貝萊卡的“存在就是被感知”等等。這些觀點破環了主客的平衡關系,反映在環境法上,便破壞了人與自然的和諧一致。

      隨著近代環境問題的日益惡化,主客二分的思維范式暴露其不足,哲學家們又對人與自然的關系陷入重新思索。理論上,康德站在主客二分思想的對立面提出了“不可知論”,他指出人類理性具有局限性,認為存在人類不可自知的“自在之物”,[5]這里的自在之物可以被解釋成為自然資源環境,畢竟自然于人類而言具有一定的外部性與獨立性。馬克思也認識到前期人與環境關系的異化現象:“合乎人性的復歸是自覺實現并在以往發展的全部財富范圍內實現復歸”,[6]他將自然主義與人性主義完全劃上等號的做法暗示著人類與自然環境的思維范式朝著主體一體的方向發展。聚焦于當代實踐,在第十三屆世界湖泊大會上,中國方面闡明了本身生態文明建設的鮮明特征,即“從人是主體有價值,自然不是主體沒有價值,向人是主體有價值,自然也是主體也有價值轉變”。[7]據此,我國當代環境法律思維范式也深受主客一體思想價值的影響,致力于人與自然的和諧共存。

      (二)環境法律關系的理論制度:從見人不見物到見人見物

      古典政治經濟學分析經濟關系時見物不見人,1是一種沒有目標方向的、盲目的物本主義;后來庸俗馬克思主義者的見人不見物則是一種無根的人本主義,2認為這是透過現象挖掘本質并且牢牢抓住了法律關系的本質,據此傳統法律關系被歸結為人與人的關系。長久以來的見人不見物導致了人類對生態環境的極端漠視,成事在人的極端遭遇“物極必反”。

      事實上,真理存在于兩極之間,現代的自然環境法律關系強調通過敬重和維護自然,發生見從人不見物到見人亦見物的理論厘革。從唯物史觀的視角理解,通過見物以見人,物正是人類自我反思的一面明鏡,[8]人類對待自然的方式成為人性與德性的試金石,而自然資源環境的演進歷史也映射出人類進化的道德譜系。從唯物自然觀的角度理解,人類發展至現階段是一種“以物的依賴性為基礎的人的獨立性”,[5]人與自然相互依賴,相互肯定、相互滿足,進而實現人與物、人與自然的和諧共處。這樣,傳統人與人之間的二元法律關系就逐漸演變成一種“人-自然-人”的三元法律關系進式。

      (三)環境法律關系的主體與客體:從主高客低到主客平等

      在認識論和實踐論中,人是認識和實踐的主體,自然物是認識和實踐的客體。基于傳統的哲學思維范式,被夸大的主客對立理論在一定程度上使得主客體理論發展走向畸形,認為主體與客體二者是一種簡單的、單向的尊卑關系。隨著人類主觀能動性的增強,自然資源環境問題日益嚴重,正因為自然環境作為客體沒有得到一般好的、平等的守護,它們開始爭取法律關系理論上的主體地位。日前,理論界有越來越多呼吁要求將自然體主體化。其理由無非有二:在環境倫理的基礎上,形成了承認自然內在價值和賦予自然界以權利的非人類中心主義,包括動物權利論、土地倫理等理論;[9]在法律主體范圍上,從奴隸時代到資本主義時代,法律主體的范圍不僅從特定人擴大到整體人,[10]甚至由人類擴大到非人類的法人和其他組織體。[11]因此,將自然體作為法律關系的主體在理論上是可以自圓其說的。

      但是,對于自然資源進行主體化就一定可以良好的保護他們嗎?帶著這樣的問題意識,筆者認為該理論上是不周全的。從環境倫理的角度考量,在自然環境的保護上,我們不能寄希望于沒有發達意識的動植物關系之間,而要立足于人是如何對待自然體的問題上,根據保護型的人類中心主義,人類越是富有理性、越是能夠自律,就越可以愛護和善待自然,說到底對自然環境的保護取決于人的主體性而不在于自然體的主體性。此外,從法律關系主體方面看來,具備權利能力與行為能力是成為法律關系主體的核心要素,法人雖然也不是真正意義上的人類,但其卻是一種體現多數人意志的聯合體,鑒于自然體的語言信息、生命意志以及思維活動都沒有到達人的水平高度,其并不適宜作為法律關系中的主體。較為可取的做法是提高物的客體地位認識以及肯定客體的重要價值。在哲學上,意識到主體與客體之間是一種兩造而平等的關系,實現主客體的統一是人類在認識活動中獲得的真理,在實踐活動中依據這一真理,人類才可以成功的認識和改造世界。[12]體現在法律意義上,主客體的統一就是確認人類對于自然環境的權、責、利的統一。

      (四)環境法律關系的內容:從義務本位到權利本位

      法律關系的內容就是法律關系主體所享有的權利和承擔的義務,[13]由此,環境法律關系就是人類在環境領域中的權利義務關系。事實上,正如環境法權利義務本身是客觀存在一樣,環境法以何者為本位也是一個客觀存在。根據馬克思辨證唯物論,任何事物都是矛盾的,在對立同一的矛盾體中又存在著矛盾的主要方面與次要方面,矛盾的兩邊在特定前提下還會相互轉化。把這一哲學認識論與方法論應運與環境法學研究,就會發現環境權利與義務作為矛盾的兩個方面必然存在著本位之分,它們不以人的主觀偏好相互換位,而是覓著歷史發展的客觀軌跡來回變換。前資本主義的環境法關注配置法律義務進而實現環境保護,這樣的本位特征與該時期以自然經濟、專制獨裁、宗教家庭維系為特征的經濟、政治和倫理基礎緊密關聯;伴隨著社會主義國家的生產資料公有制和無產階級專政的誕生,環境法由義務本位轉向權利本位發展,通過環境權保護環境利益的論理是:設定環境權利,當環境受到侵害時,由權利主體向義務方主張權利,而國家機關組織救濟,[14]譬如目前司法實踐中的環境公益訴訟等制度。環境法從義務本位向權利本位的過渡是歷史進步與發展的必然規律,受權力本位觀影響的當代環境自資源法學在權利主體和權利內容方面也多有創新,權利主體由當代人延伸到代際人,由人類全體延伸至自然環境,傳統權利內容亦得到豐富與充實,出現了一系列類諸于動物權、環境權等新興權利。據此,任何事物的發展都不是靜止不變的,人類認識的變化終將成為主體對于自然、社會的變化與發展的自覺反映。

      然而,堅持環境權利本位論并非擯棄環境義務意蘊,義務正是權利本位中固有而當然的內容,而權利則是權利本位的法哲學理念中的邏輯起點。“在權利和義務的關系中,權利是出發點,因為一切義務的設定都是為了人民當家作主這一根本權利的更好實現,而不是相反,不論法律規范的表現形式是禁止性的還是授權性的或是義務性的,都是如此。”[15]換句話說,以權利本位作為理念支撐的法律制度設計與安排,應當以權利為基點構造嚴密的邏輯體系大廈,而筑城這座大廈的一磚一瓦可能表現為各種義務性的禁止的規范,而非權利性的授權規范。

      三、法哲學視野下環境法學的發展前景

      (一)深入研究環境倫理基礎

      即使現在的環境倫理研究不再認同強化了的人類中心立場,但由于人類主導立法具有局限性,現有法律規范仍舊是在排他性人類中心主義的影響下建立起來,這樣的現實在任何一部環境方面專門立法可見一斑:法律對于環境污染損害或者侵權案件不僅規定著以實際損害作為必備要件的事后賠償方式,對于行為人的行政處罰也多以罰款方式作出,也就是所謂的“法律只保護人類傳統意義上的財產權和人身權,而其他生命的權利以及自然品質的優良不過是人類利益的副產品,或者說,它們只是被保護的人類利益的反射利益”。[16]然而,時代的發展對環境立法提出了新的挑戰,未來對于環境法律理論和實踐的研究都應當樹立可持續發展的價值觀念,而這些研究的邏輯起點就是環境倫理——將強化的人類中心觀念向非人類中心、起碼是弱化了的保護型人類中心觀念的轉變,這就要求我們在日后的環境立法中既要反映人的權利,還要映現自然的權利。此外,深入研究環境倫理雖然不能解決環境法律制度規范中的實際操作問題,但是它可以解決環境法治所必須直面的元問題,有助于訓練人們解決環境問題過程中所必須的理性思維。

      (二)逐漸認可環境權利價值

      未來的環境法律將會是一種實踐理性的環境法學觀,這就是一種辨證唯物主義的環境法學觀,一種將尊重自然規律與發揮人的主觀能動性結合在一起的環境哲學觀。[17]在這個全球變暖、土地荒漠化、臭氧層破壞、酸雨、物種滅絕等眾多環境問題并存的時代,我們更應當的發揮人類主觀能動性,承擔起環境建設者、保衛者的責任,目前人類對于環境問題作出的包括“綠色革命”和“替換技術”在內的努力仍是指標不治本的,而如何在立法的上層建筑領域認可并實現環境權的概念與價值才是具有根本性質的發展目標,日前學界不少人將環境權歸為一種新興人權,如果人類連生活在自然環境中的生命與健康都不能保證,何談其他人權,這為環境權作為一項公民基本權利寫入憲法文本提供契機,不僅如此,環境法學走出邊緣學科的困境進入主流法學之流亦指日可待。

      (三)系統構造綠色法律體系

      我國“五大建設”的基本國策中最后一項才是生態文明建設,可以看出,環境與資源法部門的興起是相當晚近的事情,作為結果,該部門法孕育著一套不同于傳統法律部門所構成法律體系的思維方式,確切的說是生態法律觀,這種價值觀念改變了傳統經濟法律觀不經濟的方式,通過生態預防或者環境評價手段旨在維持生態系統的內在平衡。[8]法哲學的價值在于其普適性,因此,環境資源法的哲學價值在于它為其他法律體系中的部門法提供了生態觀的認識論和方法論。綠色生態化將是法律體系未來的進路,目前正在進行的立法編纂工作已將“綠色原則”納入了民法典的開篇之作——《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總則》之中,3據此將來匯編的民法典也將稱為綠色民法典。筆者私以為,可以綠化的法律部門不僅只有民法,任何法部門乃至整個法律體系都應當堅持以生態觀為核心進行綠色的改造或者重構。

      參考文獻

      [1] 馬克思,恩格斯.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9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2]鄭度.可持續發展與環境倫理的思考[J].中國環境管理干部學院學報,2006(3).
      [3]解振華.努力建設環境友好型社會[J].求是,2005(23).
      [4]張文顯.加強法治,促進和諧——論法治在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中的地位和作用[J].法制與社會發展,2007(1).
      [5]邱本.自然資源環境法哲學闡釋[J].法制與社會發展,2014(3).
      [6] 馬克思,恩格斯.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7] 周生賢.讓江河湖泊休養生息——在第十三屆世界湖泊大會上的講話[N].中國環境報,2009-11-06(1).
      [8]邱本,謝遙.自然資源環境法帶來的法哲學觀念的變革[J].社會科學家,2014(11).
      [9][美]納什.大自然的權利[M].楊通進,譯,梁治平,校.青島:青島出版社,1999.
      [10]翁岱惠.論自然體的環境保護法主體資格[J].法制與社會,2010(3).
      [11][美]理查德﹒A﹒波斯納.超越法律[M].蘇力,譯.北京: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2001.
      [12]文正邦.論主客體統一[J].華東政法學院學報,2000(2).
      [13] 張文顯.法哲學范疇研究[M].北京: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2003.
      [14]張文顯.從義務本位到權利本位是法的發展規律[J].社會科學戰線,1990(3).
      [15] 劉作翔.在社會主義法制建設中應當重視權利問題[J].當代法學,1990(4).
      [16]王秀紅.生態本位觀:現代環境法的法哲學基礎[J].合作經濟與科技,2005(7).
      [17]方印.論實踐理性的環境法哲學觀——基于當代環境法哲學中三個重要命題的思考[J].溫州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5(1).

      注釋

      1如穆勒所堅持的“政治經濟學把人視為僅僅是要獲得財富和消費財富,應當把每個人的其他激情和動機完全抽象掉,因為這種抽象和假設是科學分析得以進行的一種必要模式”([英]穆勒.政治經濟學原理[M].朱泱,等譯校.商務印書館,1989:235).古典政治經濟學家把人視為生產資料或者生產工具,被淹沒在其他生產要素之中.
      2如馬克思指出:“進入交換的產品是商品,但是它成為商品只是因為在這個物中、在這個商品中結合了人或者公社之間的聯系”(《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二卷.人民出版社,1972:123).庸俗的馬克思主義者認為的事實是社會經濟關系的研究對象不是物而是人,以為片面的抓住了問題的根本、人的根本,才是深刻入理.
      3《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總則》第9條:“民事主體從事民事活動,應當有利于節約資源、保護生態環境.”

      原文出處:李姝影.芻議法哲學視閾下的環境法學[J].法制博覽,2020(14):19-22.
    相關標簽: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色三级床上片完整版大全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上虞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