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教育論文 > 教育學論文

    國內國外學校特色發展及其思考

    時間:2020-06-03 來源:當代教育與文化 本文字數:11424字
    作者:郝琦蕾,魏冬 單位:山西師范大學教育科學學院

    展開更多

      摘    要: 學校特色發展是教育變革的基本走向。學校特色發展研究呈現出理論取向與實踐取向的特征。國內對學校特色發展的研究存在概念內涵理解表層化、評價研究薄弱化與實踐研究經驗化的問題。國外相關研究更多關注于學校特色發展的實踐,尤其是對學校特色發展實踐的評估與影響研究,呈現出明顯的“實踐取向”。進一步研究應深化完善本土化學校特色發展理論,確立以學生為本的學校特色發展實踐研究取向。

      關鍵詞: 學校特色發展; 回顧; 反思; 展望;

      Abstract: Amid education reform,schools are required to pursue development while maintaining their individuality.Studies on school development with its own characteristics reveal two traits,that is theory-oriented and practice-oriented.While domestic researches have serious issues:superficial interpretation of concepts,deficiency in evaluation research,and obsolescence of empirical studies.On the contrary,relevant studies in foreign countries focus more on the practice of school development with its own characteristics,especially on evaluation and correlational studies in this regard,which is more practice-oriented.Looking ahead,it is suggested to localize studies and theories on school development with its own characteristics,and uphold student-oriented approach as the guidance.

      Keyword: studies on school development with its own characteristics; review; reflection; prospects;

      20世紀80年代以來,世界各國紛紛加快教育改革步伐,注重“個性教育”,學校特色發展日漸成為教育變革的重要方向。2010年《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2010-2020)》明確指出,鼓勵學校辦出特色、辦出水平,要推動普通高中特色化發展,鼓勵普通高中辦出特色。《中國教育現代化2035》鼓勵普通高中多樣化有特色發展。于是一些中小學開展了學校特色發展的實踐探索,促進了學生的個性發展。但是學校特色發展實踐中存在一些問題,有必要對學校特色發展研究現狀進行梳理分析,發現研究不足與問題,展望未來研究方向,促進相關理論與實踐研究,從而為中小學學校特色發展提供指導與幫助。
     

    國內國外學校特色發展及其思考
     

      一、學校特色發展的相關概念辨析

      特色學校、學校特色等常與學校特色發展放在一起討論,故而厘清三者的內涵與關系十分必要。早在20世紀80年代,國內就已經開展了有關特色學校的研究,20世紀90年代以后特色學校、學校特色的研究呈上升趨勢,但2016年后又有所下滑。學校特色發展的研究從2010年起,增長態勢明顯且有持續上升趨勢,如下圖所示。

      圖1 學校特色發展研究年度發文情況
    圖1 學校特色發展研究年度發文情況

      特色學校、學校特色與學校特色發展三者之間既相互區別又相互聯系。首先,學校特色是學校某個方面區別于其它學校的局部特征。特色學校是在長期的辦學實踐中形成的獨特個性學校,具有獨特性、優質性、穩定性與整體性。學校特色發展“立足于學校發展的過程與結果”,[1]24以學校特色實現學校整體優質發展,“具有過程性、策略性的內涵和屬性”。[2]89其次,“‘學校特色'是初級形態,‘特色學校'是高級形態”。[3]學校特色發展是“學校‘辦出各自特色'的統稱,它包含學校特色和特色學校兩個不同的發展層次”。[1]39因此,學校特色發展是個性特征與整體性特征相統一的發展過程與結果,是以促進學生全面而有個性發展為取向的學校內涵式發展策略。

      二、國內學校特色發展的研究

      (一)學校特色發展理論研究

      1.學校特色發展內涵的研究

      (1)文化發展說。

      國內持文化發展說的占多數,比較有代表性的有:萬明春、胡方、龔春燕他們認為學校文化建構是特色學校建設成功的標志,“學校特色是學校文化的整體表現”,“建設學校文化就是形成學校特色”。[4]鄔志輝認為“學校特色化發展的標志是獨特學校文化氣質的形成”。[5]

      (2)整體發展說。

      這一觀點兼顧了學校發展的全局性,避免學校特色發展走向極端,形成具有“多特色”的無特色學校,因而這一觀點具有一定的積極意義。比如有學者認為辦學特色是學校整體性發展戰略,體現著學校的價值取向。[6]還有學者認為特色學校是“在長期的辦學實踐中形成的,具有獨特的整體風貌和顯著的育人效果”。[7]

      (3)獨特優質發展說。

      持這一觀點的學者抓住了“特色”的獨特與優質內涵,認為這是一所學校區別于其它學校的標志。比如有學者認為辦學特色是學校在重視發展自身獨特性的基礎上形成的學校個性,特色學校是優化了的個性學校。[8]還有學者認為學校特色是其在辦學思想、教育教學、管理和辦學成果等方面,具有創造性的優質個性特征。[9]鄭友訓認為“特色學校是指在辦學主體刻意追求下、在較長時間內、在某些方面具有區別于其它學校的獨特之處,形成的個性鮮明,成績卓著,社會公認的學校”。[3]綜上所述,“辦出特色”是學校特色發展的關鍵詞,我們既要關照其中的文化要素,又要兼顧學校內部各因素的整體效應和學校間反同質化的個性特征。

      2.學校特色發展要素的研究

      國內學者對于學校特色發展要素的論述主要涉及校長、教師、學生、課程、文化等方面。關于校長的研究主要是從校長如何引領學校特色發展來論述。在學校特色發展的研究中很多都提及教師的關鍵作用,但專門論述教師與學校特色發展的論文很少。有研究者通過調查發現:由于學校宣傳不到位、理論準備不足等問題,影響了教師對學校特色發展的文化認同。[10]學校特色發展的研究都提到是為了學生個性發展,是以學生為導向的。而對于文化要素的研究,主要是對學校文化在學校特色發展中的價值,如何建設學校文化、形成學校文化特色,進而促進學校特色發展進行論述。課程要素主要涉及學校特色發展與特色課程、校本課程的關系以及如何以課程為突破口促進學校特色發展的研究。

      3.學校特色發展路徑的研究

      多集中于以課程為突破點的學校特色發展路徑研究。比如范涌峰通過比較中西方對學校特色發展的認識,提出“學校特色發展應以課程作為切入點和核心支撐,以文化為價值前提和沉淀形式,以學生個性發展為根本目的”。[11]張維忠等人進行了以“課程頂層設計為抓手的學校特色發展路徑”研究。[12]還有部分學者提出了以文化、管理、教學、優勢項目活動等為突破點的學校特色發展路徑的觀點。

      多數學者強調學校內涵式發展,是發揮學校特色發展的關鍵要素作用,如校長、教師、課程、管理、文化等,對學校特色發展進行整體架構。李松林等指出“學校自主發展是學校特色發展的實質與目的,學校文化精神是學校特色發展的核心與靈魂,辦學資源的充分開發與優化配置是學校特色發展的現實基礎,學校創新主體——校長與教師的培育是學校特色發展的決定性因素,課程開發與教學創新是學校特色發展的關鍵環節,從外控管理走向自主型校本管理是學校特色發展的重要保證”。[13]龔春燕等指出學校特色發展要“挖掘特色資源、凝練特色文化、打造特色教學、形成特色建設團隊、運行特色建設機制”。[14]還有學者從校長角度提出學校特色發展路徑:提煉特色辦學目標、培養個性特長教師、創造良好學校氛圍、尋求外界支持。[15]

      4.學校特色發展模式的研究

      從理論視角下構建學校特色發展模式。比如,張熙從“業務流程再造”得到啟示,建構了學校特色發展“棗型模型”。[16]有學者從弗雷德·艾根的超循環理論的內在邏輯出發構建了學校特色發展模式:主體自覺—目標生成—過程建構—方法選擇—條件整合。[17]還有學者從戰略管理理論和PDCA循環理論出發構建了:價值澄清—內涵厘清—戰略分析選擇—戰略實施—戰略評估的學校特色發展模式。[18]此外還有經驗總結式的學校特色發展模式。有學者構建了凝聚辦學理念—確定特色主題—制定實施計劃—強化實踐探究的學校特色發展模式。[12]還有學者從學校特色發展實踐出發建構了:項目突破、全面優化的自下而上模式與頂層設計、系統打造的自上而下的兩重模式。[19]

      5.學校特色發展評價的研究

      國內學者關于學校特色發展評價的研究較少,且多關注于評價標準的建構。如胡永新采用因素分析法,對與學校特色發展相關因素,包括特色基礎、特色理念、特色內容、管理機制、特色科研、特色形成過程、特色成果及其它相關因素進行評價。[20]還有學者依托學校要素——教育教學和領導管理兩方面,分別從扎根度、品味度、成熟度三個維度進行評價。[21]近期較有代表性的研究是范涌峰的學校特色發展測評模型,提出“三維度(適切度、一致度和優質度),七指標(辦學理念、方向目標、課程體系、組織管理、學生發展、教師發展和學校發展)的學校特色發展測評模型”。[2]165

      (二)學校特色發展實踐研究

      關于學校特色發展實踐的研究主要是從兩個方面展開的:一是學校特色發展之文化建設;二是以個案研究方式探究學校特色發展中存在的問題,分析原因、提出建議。學校特色發展存在問題的研究涉及到了學校特色發展理念、教育教學活動、學校管理、教師和學生等學校相關人員、學校特色發展成效,尤其是對學生發展的影響等。還有學校特色發展存在泛化、表層化、局限化和形式化等宏觀問題。總體而言產生問題的原因有以下三方面:(1)評價制約,主要是應試教育的影響和學校特色發展評價簡單化;(2)學校制約,校長學術身份淡化、缺乏有個性特點的教師、教師功利主義價值取向(急功近利、缺乏職業發展的自覺性和責任感)、學校缺乏創新性和包容性的文化品格,固守成規;(3)家庭影響,家長片面的教育觀和家校合作意識淡薄。因此,在今后學校特色發展中,要凝聚辦學理念,塑造學校文化;改革管理模式,給予學校充分的辦學自主權,實施校本課程;辦學特色扎根教育教學;加強學校特色建設的主體力量,提高校長領導力與學術水平,調動發揮教師智慧,家校溝通,家長參與;完善學校特色發展評估機制。[22]

      學校特色發展實踐的推進方式研究主要有:(1)區域性推動學校特色發展模式。國內比較有代表性的區域性推動學校特色發展的案例是由重慶市教委牽頭開展的“中小學特色學校發展戰略研究 ”。重慶市教委實施了“政策驅動,學術引領,學校主動發展”的實踐模式,縱橫聯合推進模式:“縱”——科研機構、教研機構和各實驗學校;“橫”——不同區域、層次、發展特色學校等組成的各類研究共同體。[23](2)專家學者——學校聯合推進模式。專家學者與學校聯合推進中最具有代表性的是葉瀾教授1994年帶頭實施的“新基礎教育”研究。“新基礎教育”研究團隊深入學校,共同探究學校變革之路,“創生了‘深度介入'的新研究方式,整體策劃與分段實施相結合、日常實踐持續開展與關鍵節點集中交流相結合、重點突破和梯度放大相結合的實踐策略,構建了“推進型評價”的理論與方法。”[24](3)學校自主推進模式。此模式主要是根據社會發展要求、繼承學校傳統、基于學校發展現狀與條件,在變革型校長的帶領下實現學校的內涵式發展,是學校為實現自身持續健康發展,促進學生全面而有個性發展目標主動發起的,在現實中也是最普遍、形式最多樣的。比如北京十一學校在李希貴校長的帶領下,規劃設計了以課程體系為基礎、以制度重建為保障、以組織文化變革為表現的學校特色發展模式。

      三、國外學校特色發展的研究

      國外對于學校特色發展的研究并不像國內關注概念的澄清、理論的架構,更多關注于學校特色發展的實踐,尤其是學校特色發展實踐的評估與影響研究,呈現出明顯的“實踐取向”。國外特色學校以課程為本,學者普遍將特色學校默認為是國家開辦的具有指定學科特色的中等學校。但新加坡Clive Dimmock將特色學校定義為迎合學生主流需求,區別于其它學校的具有獨特(如課程設置、資金來源、自治管理等方面)多樣化特征的學校,[25]與我國的獨特優質說異曲同工。

      (一)國外學校特色發展實踐研究

      1.英國特色學校發展歷程

      《1988年教育改革法》規定建立一種新型學校——城市技術學院,在企業支持下裝備現代化機器設備,開設基礎課程和企業相關的實用課程,采用校內教學與企業實踐相結合的培訓方式,以城市技術學院為先聲,拉開了英國特色學校的序幕。1992年通過的法律《選擇與多樣化:學校的一個新框架》充分肯定學校多樣化,要求在國家課程標準的前提下建立更多富有特色的學校,特色學校計劃應運而生。[26]1994 年政府繼續撥款35所學校,幫助學校發展特定學科領域,同時特色學校與私營企業資助者結成伙伴關系,籌集資金,提高技術標準,提供學術成功的證據,將指定自愿接受資助的中學轉化為技術特色學校,“特色學校計劃”(specialist schools programe,簡稱 SSP)正式啟動。在特色學校計劃啟動之初,只有自愿資助和贈款維持的學校可以申請為特色學校,在1995年所有的公立學校都有機會公開競爭申請,特色學校計劃面向所有學校,并將語言納入特色課程,隨后擴展至體育和藝術課程。[27]

      1997年工黨上臺繼續沿用保守黨多項教育政策,并將特色學校計劃作為其旗艦教育政策繼續推行。工黨首份教育綠皮書《卓越的學校》要求特色學校與其它學校分享成功的經驗,對當地社區做出貢獻,賦予了特色學校提高質量的新使命。[28]1998年《學校標準和框架法》允許新的特色學校根據能力選擇學生(不超過10%),特色學科擴展到企業、工程等領域。2001年教育白皮書《成功的學校》對特色學校計劃做出重大推動,1500所中學成為特色學校,學科擴展至商業、科學、人文、工程、數學、計算機等專業。[29]2003年,教育白皮書《一個新的特色學校體系:改革中等教育》提出將所有中學建設為特色學校,促進學校多樣性。學科擴展至科技、外語、體育、藝術、商業、工程、科學、數學、計算機、人文和音樂等10多個。[30]2005年,英國75%的中學都開設了特色課程。2010年,92%的中學成為特色學校,專業涵蓋整個課程領域,學校可以選擇一到兩個專業作為重點。英國政府整體規劃、頒布法律與政策、資金支持,鼓勵多元參與,開設特色課程,通過滿足學生多樣化的發展需求,提高教學質量,進行學校改進,實現學生個性全面發展和學校多樣化發展。

      2.新加坡特色學校

      新加波的學校體系完整,政府統一管理,是當今世界最成功的學校體系之一,這一體系下培養的學生整體水平也一直處于世界頂尖水平。新加坡主要有兩種類型的特色學校:一種是教育部指定的四所特色學校,在數學、科學、藝術和體育四大領域廣泛設置精細化課程,為學生提供優質教育教學,四所特色學校是各自課程領域的杰出代表,旨在匯集新加坡各地最有天賦的學生、教師和各自專業領域的優秀資源,以培養杰出人才為目的,并且可以挑選學生入學,有助學金,自主收費;另一種是數量較多的學校,這類學校專門從事選定的課外活動,為所有學生提供全面且個性化的教育。比如利基(Niche)中學,學校可以自己決定發展的領域,教育部根據其專業優勢、可持續性、課程教育價值、普及程度以及利益相關者的參與度評估學校申請,一旦申請成功,學校將獲得教育部資助并自行決定錄取5%的中學生。[25]新加坡特色學校起步較晚,政府統一領導、給予學校發展自主權,強化精英主義原則,學校形式多樣、課程設置豐富。

      綜上所述,國外普遍將學校特色發展作為學校發展的戰略手段,以課程為核心,建立與時俱進的課程體系,滿足學生多樣化、個性化的發展需求,以特色課程建設帶動學校整體發展。在具體實踐中政府政策明確,指導辦學取向,統一管理,制定標準,提供資金支持;學校自主辦學,循序漸進,科學評估,同時開展校際合作。

      (二)國外學校特色發展評價研究

      其一,學校特色發展對學生的影響。比如有學者根據2001年GCSE(普通中等教育證書考試)數據,控制性別、年齡、學校環境等變量,通過回歸方程評估特色學校是否提高了中學生的成就水平。有學者根據2003年全國學生數據庫的學生水平數據并以1992-2003年學校水平數據為基礎,采用面板數據分析方法(在時間序列上取多個截面,在這些截面上同時選取樣本觀測值構成樣本數據),評估英國特色學校對學生考試成績的影響以及特色學校計劃對教育的影響,得出原先的GCSE考試分數嚴重高估獲得特色學校資格對考試結果的影響,實際影響較小,但學科間存在差距(科學、技術、商業影響較大,語言、藝術、數學、計算機和體育影響較小)。[31]有學者采用多元線性回歸模型和多層次模型(使用多層數據闡述不同層級間關系的統計技術)對學生成績進行檢驗,得出2001年特色學校的學生比非特色學校的學生考試成績好,尤其是早期特色學校的學生;成績的提高一方面與特色學校自身生源優質有關又與特色學校計劃有關。[32]還有學者使用兩個YCS隊列數據(2002-2004年間16歲及以上青少年行為和決定的代表性樣本)結合校級數據,采用匹配法,輔以兩階段控制函數法,評估特色學校政策對義務教育階段學生考試成績和逃學率的影響以及義務教育后學生的學業成績和就業影響。[33]

      其二,特色學校是否會導致教育發展兩級化。比如,有學者認為有關考試成績和增加贊助的要求對在招生方面處于劣勢的學校不利,特色學校計劃將更多資源用于已有招生優勢的學校;此外,特色學校可以根據其在專業領域的能力選擇招生比例(高達10%),這可能使學校的招生傾向于條件更好的學生。[34]有學者搜集了1988-2001年間英格蘭和威爾士所有學校的學生組成和成績數據,用弱勢兒童在學校的比例除以弱勢兒童在該領域的比例計算種族隔離率,得出在招生和管理上有自主權的學校往往會吸引天賦較高和家庭社會地位較高的學生入學,加大了社會隔離與兩級教育體系的鴻溝,同時特色學校政策加大了地區教育水平的差距。[35]還有學者建立了隔離比例隨時間變化模型,分析特色學校與非特色學校間學生的隔離問題,發現特色學校從貧困社區吸引的學生比例不比公平分配的比例小,也沒有從“優勢社區”吸引更大比例的學生,反之亦然。[36]

      (三)其它

      1.特色學校政策與相關領域的研究。

      比如有學者評估了英國的兩大旗艦教育政策——城市卓越計劃和特色學校政策的相對效應和重疊效應,發現兩者存在互補性。[37]有學者從特色學校初任教師培訓和教師專業發展角度出發,研究了特色學校與高等教育機構合作的問題。[28]還有學者采用問卷調查法和半結構化訪談法,對英國特色學校與非特色學校合作問題進行研究,發現在強調學校自主性和多樣性的教育環境下,特色學校與非特色學校間的合作存在障礙。

      2.國家間特色學校政策的對比研究。

      比如新加坡學者從社會公平視角對英國和新加坡特色學校政策進行對比研究,發現兩國特色學校政策都遵循著“自下而上的倡議,自上而下的支持”的政策演變過程,政府對特色學校的組織體現了新制度經濟學、績效性和新管理主義的理念,即兩國政府都將權利下放給學校,采用目標性和激勵性措施重新設計和改進實踐。期望學校設定目標、承擔責任,鼓勵學校采用商業管理技術,注重質量和持續創新,與家長和其它利益相關者建立密切聯系。但由于歷史、經濟環境以及價值觀的差異導致兩國在政府投入、社區投入、政府和學校的關系上存在著明顯差異,英國將更大的權力給予了地方政府而新加坡給予了學校和教師更大的教育自由,英國激進、新加坡保守。[25]

      縱觀國外學者對學校特色發展的研究,以學校特色發展實踐的研究為主,理論研究較少;學校特色發展實踐研究中多為評價研究,實證研究數據充足,方法多樣,評價角度以學生為主,同時兼顧學校特色發展政策產生的影響。

      四、學校特色發展研究的反思與展望

      (一)反思

      1.  概念內涵理解表層化,影響對現實問題的指導。

      對學校特色發展內涵進行清晰的界定是必要的,但學校特色發展是一個實踐性明顯的概念,對其內涵的理解需要以具體的實踐為基礎。從目前對學校特色發展內涵的研究來看,多是感性經驗的描述與演繹。比如,文化發展說將學校特色發展落腳在學校獨特文化的形成上,關注文化在學校發展中的關鍵地位。但學校特色發展是針對目前國內“千校一面”,學校發展無特色,學生發展無個性的問題提出的,需要具體問題具體分析。在我國學校特色發展的現實背景下,根據學校特色發展的具體實踐作出清晰的界定,而不是對以往學校發展的經驗總結和感性推理。如果將學校特色發展定位于學校文化的形成,難免使學校特色發展陷入學校特色文化創建中,從而使學校特色發展簡單化、形式化。因此,學校特色發展內涵的研究應立足我國學校特色發展的現實背景,根據學校特色發展的實踐理性思考,從而提高對現實問題的指導意義。

      2.  評價研究薄弱化,影響學校特色發展實踐。

      國內對學校特色發展評價的研究關注于學校特色發展評價的價值論述與評價標準的構建,對具體實踐的評價研究較少。在這點上與國外學校特色發展評價研究有較大差異。國外對學校特色發展實踐的評價研究,采用多種分析方法,如線性回歸方程、面板數據分析法、匹配法、兩階段控制函數法等,收集各種實證研究數據,關注學校特色發展對學生的影響,評估學校特色發展政策實施效果與產生的社會影響。國內學校特色發展評價的理論研究較少,實踐研究角度單一,局限于判斷一所學校是否是特色學校,以及對學校特色發展實踐表層化的問題發現與感性推理。學校特色發展評價的理論研究與實踐研究薄弱,影響學校特色發展的實踐。

      3.  實踐研究經驗化,影響學校特色發展的理論研究。

      比較國內外學校特色發展的研究現狀可以發現國內多為理論層面的探討,呈現明顯的“理論取向”。盡管也進行了一些學校特色發展實踐的研究,發現了一些問題,總結出一些路徑與模式,但研究深度與廣度欠缺。實踐研究經驗化問題突出,影響學校特色發展理論研究。

      (二)  展望

      1.深化完善本土化學校特色發展理論研究。

      國內學者從學校特色發展內涵、要素、評價、路徑、模式等多個方面對學校特色發展進行了研究,但國內學校特色發展理論研究與學校特色發展實際相脫離。比如,多數學者從不同視角提出的學校特色發展路徑,囿于個案研究,缺乏對我國學校特色發展的整體審視,在現有的教育管理體制、評價機制、社會環境下,學校發展缺乏自主性與能動性,從根本上影響著學校特色發展實踐。體制改革是影響學校特色發展向縱深推進的關鍵因素。今后的研究應將學校特色發展置于國家學校發展的整體系統中,基于國情進行本土化的學校特色發展理論研究。在實踐基礎上,在“點”的經驗模式下總結梳理“面”的路徑模式,使學校特色發展理論研究更具有推廣性與普適性。最后,找準理論研究缺口,進一步完善相關研究。今后學校特色發展的理論研究應關注以下方面:(1)學校特色發展相關概念的研究;(2)實踐基礎上學校特色發展內涵的研究;(3)學校特色發展評價的理論研究;(4)基于國內學校發展的現實背景,建構區域推進、專家學者—學校聯合推進、學校自主推進三種方式的學校特色發展實踐路徑與模式,加大對學校特色發展自主推進方式的研究。(5)現有的教育體制下如何實現學校特色發展的研究。

      2.  確立以學生為本的學校特色發展實踐研究取向。

      “學校辦出特色,辦出水平”的戰略指向是在深入研究當前我國“千校一面”的情況,并基于學校發展水平不高的現實背景,在提高教育質量的訴求下提出的。西方學校特色發展的研究多為實踐研究,評估學校特色發展,呈現出明顯的“實踐取向”,其研究重心在應然和實然間的問題與差距,以促進學生個性全面發展為基本取向。而國內學校特色發展的實踐研究重心在判斷一所學校是否進行了特色發展,并歸納特色發展經驗,應然與實然間問題和差距的研究較少,學生發展程度和提升范圍有限,對其它學校的具體實踐指導性不足。在今后的研究中,應確立以學生為本的實踐研究取向,及時發現問題,解決問題。

      國內學校特色發展理論研究和實踐研究存在問題的重要原因在于:缺乏從政策到管理的頂層設計。國外普遍將學校特色發展作為學校發展的戰略手段,學界認識統一,在具體實踐中政府政策明確,指導辦學取向,統一管理,制定規劃,劃分標準,提供資金支持;學校自主辦學,循序漸進,科學評估,校際合作。而我國學校特色發展方面,政府政策指向宏觀,管理缺位,更多的是基層對國家“辦出特色”的響應,多拘泥于個案探索。比如,尚有部分學校對“辦出特色”簡單理解為建設學校特色、形成特色學校等,對于什么是學校特色發展認識不清。而學界對“辦出特色”的理解已經趨向于學校特色發展,關注“辦出特色”的過程性和策略性。因此,為深化我國學校特色發展研究,政府應頂層設計、政策保證,助力實踐,實踐基礎上深化完善本土化理論研究。總之,學校特色發展是一個不斷深化拓展的過程,我們應立足國內學校特色發展實踐,汲取國外學校特色發展實踐研究的精華,開啟學校特色發展研究新篇章。

      參考文獻

      [1] 鄭志生.區域推進學校特色發展的行動研究[D].長春:東北師范大學,2018:24,39.
      [2] 范涌峰.學校特色發展測評模型研究[D].重慶:西南大學,2017:89,165.
      [3] 鄭友訓.特色學校詮釋[J].中國教育學刊,2001,(6):20.
      [4] 萬明春,胡方.特色學校建設:凝練學校文化精神[J].人民教育,2010,(3-4):10.
      [5] 鄔志輝.學校特色化發展的重新認識[J].教育科學研究,2014,(10):12-17.
      [6] 李鷹.中小學特色辦學:內涵、誤區與路徑[J].山東師范大學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2017,(4):134-135.
      [7] 楚江亭.特色學校創建:概念透視與模式重構[J].教育發展研究,2008,(8):32,33.
      [8] 趙麗敏.中小學”辦學特色”研究[J].天津師范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2,(6):73-74.
      [9] 毛建國.要把每一所學校都辦成有特色的學校[J].上海教育科研,2004,(8):52-53.
      [10] 鄭志生,鄔志輝.學校特色發展中的教師文化認同問題及解決[J].教育科學研究,2017,(2):74.
      [11] 范涌峰.課程為本抑或文化為綱?——學校特色發展的中西特征比較及內涵辨識[J].教育科學,2018,(4):40-41.
      [12] 張維忠,唐恒鈞.以課程頂層設計為抓手的學校特色化發展路徑[J].當代教育與文化,2015,(5):43-46.
      [13] 李松林.學校特色發展實踐的基本思路[J].教育科學研究,2010,(1):39-42.
      [14] 龔春燕,胡方,程艷霞.創特色學校與創新人才——全國中小學特色學校發展高峰論壇綜述[J].中國教育學刊,2008,(2):11-12.
      [15] 龐非.創建特色學校的路徑與方法[J].中國教育學刊,2013,(8):33-34.
      [16] 張熙.為學校特色發展找一條合適的路徑[J].人民教育,2014,(9):11-12.
      [17] 蔡宗模,漆新貴.特色學校的內在生成[J].教育理論與實踐,2009,(12):22-24.
      [18] 張瑞海.學校特色創建的戰略管理模式[J].教育科學研究,2013,(2):44-45.
      [19] 李淑春,鄧成林.特色學校建設路徑的實踐探索[J].中國教育學刊,2011,(9):42-44.
      [20] 胡永新.學校特色評價的基本屬性、功能與評價內容[J].教育評論,2003,(1):20.
      [21] 趙茜,馮晉婧.如何認識和評估學校特色[J].當代教育科學,2011,(14):11.
      [22] 姚本先,曹前貴.中小學校特色建設中若干問題探析[J].教育研究,2006,(9):88-91.
      [23] 龔春燕,張可,胡方.政策驅動學術引領學校主動發展——重慶特色學校發展模式[J].人民教育,2013,(13-14):65-66.
      [24] 葉瀾.略論“新基礎教育”研究之路的若干特征[J].基礎教育,2011,(2):6-12.
      [25] Clive Dimmock.Diversifying Schools and Leveraging SchoolImprovement:A Comparative Analysis of the EnglishRadicaland Singapore Conservative Specialist Schools' Policies[J].British Journal of Educational Studies,2011,59(4):439-458.
      [26] 段曉明.英國特色學校審視[J].教育評論,2009,(3):156.
      [27] Department for Education and Skills.A study of the specialist schools programme[EB/OL].http://webarchive.nationalarchives.gov.uk/20130401151715/http://www.education.gov.uk/publications/e.Ordering Download/RR587/2016-04-18.
      [28] Dawn Penney,Barrie Houlihan.Higher Education Institutions and Specialist Schools:potential partnerships[J].Journal of Education for Teaching,2003,29(3):236-246.
      [29] Rosalind Levacicand Andrew Jenkins.Evaluatingthe effectiveness of specialist schools inEngland[J].School Effectiveness and School Improvement,2006,17(3):229-254.
      [30] Arthur Eisenkrast.Active physics[M].USA:It's About Time,1999:77-76.
      [31] Jim Taylor.Estimating the Impact of the Specialist SchoolsProgramme on Secondary School Examination Results in England[J].Oxford Bulletin of Economics and statistics,2007,69(4):445-468.
      [32] Philip Noden and Ian Schagen.The Specialist Schools Programme:golden goose or conjuringtrick?[J].Oxford Review of Education,2006,32(4):431-448.
      [33] Steve Bradley,Giuseppe Migali.The Effects of the Specialist Schools Education Policyon School and Post-SchoolOutcomes in England[J].Labour,2014,28(4):449-465.
      [34] West·A,Hind·A& Pennell·H.School admissions and‘selection'in comprehensiveschools:policy and practice[J].Oxford Review of Education,2004,30(3):347-369.
      [35] Stephen Gorard,Chris Taylor.The Composition of SpecialistSchools in England:track recordand future prospect[J].School Leadership & Management,2001,21(4):365-381.
      [36] Sonia R.Exle.Exploring pupil segregation betweenspecialist and non-specialist school[J].OxfordReview of Education,2009,35(4):451-470.
      [37] Steve Bradley,Giuseppe Migali.The joint evaluation of multiple educational policies:the case ofspecialistschools andExcellence inCities policies in Britain[J].EducationEconomics,2012,20(3):322-342.

      原文出處:郝琦蕾,魏冬.學校特色發展研究述評[J].當代教育與文化,2020,12(03):21-27.
    相關標簽: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色三级床上片完整版大全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上虞网